NDN数码营销跟科技走 进军AI大数据区块链

2020-06-08

NDN数码营销跟科技走 进军AI大数据区块链

安宇昭形容,自己的核心工作其实是以科技实现营销。当科技不断改变,难免要涉猎不同领域。(罗雅琳摄)

如果某公司名字是创办人姓名的谐音,你或会认为他多数自我中心。安宇昭(英文名Andy Ann)16年前用自己名字的谐音,创立公司NDN Group(New Digital Noise Group),为企业提供数码营销方案。

如今集团旗下9间子公司,涉足11个不同範畴,包括手机广告、市场营销、数据分析、社交媒体,最近更进军人工智能(AI)及区块链(Blockchain)领域,整合新科技辅助企业做市场营销。在瞬息万变的科技业如何愈做愈多「瓣数」?全靠安宇昭每当遇到市场情况转变时,总能四両拨千斤,将危机变成创业新机会。

安宇昭营商多年,早已放下自我中心,更信奉数据决策,「我跟同事讲,发电邮畀客,电邮嘅标题要根据A/B Testing结果,睇吓(转化率)NDN高啲,定係New Digital Noise高啲。」他还跟同事打赌,「我摆杯酒出嚟,边个输咗要请对方饮。」

测试结果出来,採用New Digital Noise字眼的电邮标题,转化率约有19%,相反一直沿用的NDN仅4%,「一个测试完咗,知道B好过A。我哋会继续试B1/B2,到知道B2较好,就到B2a/B2b咁试,不断优化。」

头炮兰桂坊电视机仔广告

安宇昭当年辞工创业,头炮是兰桂坊户外电视广告。专门在酒吧、餐厅安装电子萤幕。 「当时想法,年轻人锺意夜浦,何不直接在餐厅、酒吧装电视机仔,卖广告。那时地铁、巴士仍未有广告萤幕,我们算是第一代电子广告。因为无对手,推出近一百家公司接洽。」

第一个创业危机,是沙士,很多餐厅酒吧执笠。安宇昭表示,即使没有沙士,普通餐厅平均18个月倒闭,他知道要变阵。 这时候,刚好WiFi开始普及,有间新公司叫Y5ZONE,安宇昭看到转机。「佢有wifi技术,但无网点,我们有点,可以拍住上,帮商舖起wifi,同时放电子萤幕。」

就这样,安宇昭成立了第二间合资公司,杀出兰柱坊,网点由小店变成大型连锁店,例如Pacific Coffee和加州红,当年唱K点歌的广告,都由他们代理。最后,连最难签的麦当劳,也成了合作伙伴。 「佢地要生意增长,要开24小时,但係点样吸引人流?就係畀免费wifi啲人,同装电子萤幕。」

安宇昭忆述,好日子维持了几年,但到10、11年左右,忽然又遇上瓶颈,「当时我们的麦当劳萤幕,唔可以有声,生意即刻跌。」当年「被静音」不止他们,巴士电视也同一遭遇。安宇昭认为理由是shift mobile,大家看自己的手机萤幕就足够。

有危就有机,安宇昭再发挥四両拨千斤的本领,找了一家行内有名的手机软件开发公司,合资开了另一间公司,专做手机广告平台,当年的OpenRice、九巴、商台等手机App,广告都由他们代理。

这段时期,安宇昭有精神有余力,另外搞了一个以婚嫁为主题的媒体,进入内地市场;又投资了一间电子书公司,又搞过ecommerce生意,但有各自局限,不是输晒,就是卖盘离场。

「你呢啲都叫大数据?」

安宇昭其后又创办了一间名为Klarity的数据分析公司,初时的目标是收集及储存全球大品牌的社交数据,并提供分析服务,覆盖平台中西合璧,包括Facebook、YouTube、LINE,以至内地的新浪微博、微信、优酷等。惟后来发现生意的营运成本极高,平均每月储存15亿数据集,遍及6.5万个品牌;资料又要翻译,变成22种语言。

这趟生意无法四両拨千斤,单靠企业客户难以存活,他知道要靠融资了。当时见过145个投资者,有些人的说话颇「难顶」,「你呢啲都叫大数据?你识唔识?」

当时的主要竞争对手,通通有品牌、有全球网络,融资额3000万美元起,至1.6亿美元不等,Klarity没有明显优势。即使安宇昭见惯大客,也以「做得好辛苦」形容这段时期。2015年终获得知名创业加速器500 Startups垂青,成功融资100万美元(约780万港元),「我要多谢我拍档,佢份人就好Stubborn,好『㒼(音萌)塞』。我觉得Data太贵,係佢坚持要储。」

NDN数码营销跟科技走 进军AI大数据区块链

NDN Group旗下有9间子公司,涉足11个不同範畴。(网上图片)

其他数据分析公司,数据放一年就扔掉;他们却由2010年一直储到现在。后来,连竞争对手Meltwater亦要向他们买数据,由敌人变成朋友,最后更直接收购了Klarity。

今时今日,人工智能及区块链等技术仍未完全成熟,但市场趋之若鹜,情况有点似iPhone及Facebook面世初期。NDN引述Tractica的调查报告指出,全球人工智能系统到了2024年,收入将高达111亿美元(约865.8亿港元),当中以亚太区佔最大份额。

投资初创低成本留人才

根据往绩,安宇昭对新科技机会有敏锐触觉,而他涉足以上两个领域,都是由投资初创开始。集团旗下两间子公司,分别是创投NDN Ventures及共享工作间NDNX,为初创提供种子资金及工作地方。当中最吸引的卖点,还是集团超过1600个企业客户资源。他们支持的初创,包括AI聊天机械人Rocketbots、以区块链提升广告效率的项目NOIZ等。公司去年为恒生银行引入DORI人工智能助理,正式开拓了一门新「瓣数」。

安宇昭要同时兼顾多种业务,由社交媒体,到大数据,甚至人工智能及区块链,或予人「博而不专」的印象。他的核心工作,其实是以科技实现营销。当科技不断改变,难免要涉猎不同领域。昔日是「营销沟通」,今天是「营销科技」。

安宇昭认为,「对客户而言,我们角色是Chief Marketing Technologist,而不是Chief Marketing Officer。」

安宇昭透露,他们的关连初创中,部分创办人其实是公司前员工;他们想辞工创业,公司就入股投资,提供客户资源、办公空间。安宇昭笑称,这安排「既可留住人才,又唔使出粮」,原来又是他那四両拨千斤的本领。

安子介孻孙 创业靠自干

安宇昭读大学主修心理,副修经济。毕业后加入4A广告公司。「当时我那组,有机会见个大客,但我係新人无份。我觉得创意唔应该讲阶层,而係睇能力。」

他问同事,公司大老闆当年何时升至合伙人?答案是38岁。当时正值01年,发生了911恐袭,安宇昭觉得不能再等。返工仅两个月,就向公司请辞创业。今天的他,正是38岁。

他的另一个身份,是已故全国政协副主席安子介的孻孙。我直接问他,他的连环创业路,家里有否出钱支持?

安宇昭的答案,是其生意,多数以服务企业为主,一开始就有客户付费,除了Klarity之外,基本上不需要额外融资,靠自己也可以。

难怪他为Klarity融资时感到痛苦。当公司有足够收入,不用受投资者指指点点,创办人的快乐指数理应更高。再想深一层,「不需要融资」会不会可能是原因?

採访、撰文:罗雅琳、尹思哲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新闻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