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马非白专栏》「走了撒尿换来拉屎的」⋯在台蛮横乱搞的佔领者

2020-06-11

《马非白专栏》「走了撒尿换来拉屎的」⋯在台蛮横乱搞的佔领者

坦白说,日军在 1945 年战败后,不少台湾知识份子的确「喜迎」「祖国」中华民国来接收台湾,但越来越多的失望,最终引爆了二二八事件。一九四六年的二月十日,分别在高雄、嘉义发生了三桩说大不大、说小不小的事件,却暴露了当时中国国民党政权腐败、可恶的冰山一角,由于当年类似事件不断在台湾各地发生,也因而种下了二二八事变一发不可收拾的远因。

《马非白专栏》「走了撒尿换来拉屎的」⋯在台蛮横乱搞的佔领者

第一桩:一群中国国民党撤退来台的军人约十多人,趁参与接收(劫收)台湾物资的空档,在高雄苓雅寮一处仓库内聚赌,被区民发现了,就跑去找苓雅寮区长夫人出面劝阻,她告诉他们,台湾民风纯正,过去数十年都禁止赌博,因此,请他们不要破坏社会良好风气,结果,他们竟然集体将她围殴到遍体鳞伤,然后,扬长而去。

第二桩:另一批中国国民党撤台的军人,完成高雄左营军事设施的接收工作后,镇日游手好闲,这一天,有五、六位相携到碑子头寻找乐子,逛呀逛的来到碑子头市场,在调戏卖菜的姑娘后,发现名叫卓乞食的鱼商正在数钱,一伙人就围过去将所有的现款六百元抢走,呼啸而去。

第三桩:中国国民党为了劫收台湾的资产,设有由中国各不同利益派系组成所谓的接收委员会,负责嘉义地区工业设施接收工作的一票委员,在嘉义化学工厂内发现当时很值钱的白糖二百万斤与薯干数百万斤,于是,经过密商后决定予以盗卖朋分。工厂内的台湾人都遭到恐吓不得声张。

以上这些记事都是引自当年多份报纸的报导,从一九四五年到一九四七年初,在当年的台湾多家报纸上,隔几天就有这类报导,而且散见于全台各地。

让当时无论教育水準、生活文化水平都比那些中国军人高出很多的台湾人,看得目瞪口呆。

像第二桩事件发生地的左营,在同年同月的月初,就已发生过驻左营的海军军人枪杀当地民众事件,以及荷枪实弹冲进郭姓区长的寓所进行威胁恐吓的事件。

国府行政长官公署在佔领台湾的一九四五年,曾经故示大方地下令废止日治下所有「榨取、压迫台湾省民」的法令。结果,走了一个撒尿的,却换来一个拉屎的。

由于事例多得不胜枚举,以下将有确实日期的例子用条列式留下一点档案记录。

一九四五年部份:九月中旬,国民党的前进指挥所官员,强占台湾当时最豪华的艺妓馆「梅屋敷」。同时,强迫日本官员带他们到台湾银行取走时值二十万元的美金。十月中旬,台北街头突然发生一连串的神秘谋杀案,好几个日本妇女疑被国民党特务伏击和谋杀。十月下旬,国民党空军人员佔据台北市北部靠近机场的一切财产,限令居民在四十八小时内迁走。一九四六年的部份:二月一日,国民党警察,以捉嫌犯为名,闯进台北的戏院胡乱开枪,吓走所有观众。二月十一日,国民党军人彭姓上尉,因为争取不到鹿港镇接收物品存单,而大闹彰化市。二月十二日,一名来自福州的国府警察训练班官员,在台北市抢劫民宅。二月十八日,高雄警察局的国民党局长,向商人低价购物不遂,当街开枪射击。三月十二日,新竹专卖支局唐山人科长,因检查专卖品,发生打伤台湾人事件。三月十四日,警备司令部蔡继琨少将率兵包围雾峰乡农会,劫走二千多包米粮。六月初,高雄农民与地主发生租赁纠纷,警察局长童葆昭接受地主贿赂,下令警察大队介入对农民施压。七月十一日,数名国民党军人在台北搭乘公共汽车不买票,车掌要求验票时,他们拔枪示威,引起纠纷。八月十一日,新营镇庙前正在演出野台戏,国民党警员前往取缔,并持枪驱散观众,引发激烈冲突事件。十二月十四日,国民党的军警持枪到处肇事,在前往台中地院抓拿一名法警时,法警拒捕而发生激烈枪战事件。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变发生之前的事例:二月三日,台北松人停车场司机和检票员,无端遭到二十余名士兵殴打,引发公车员工罢工抗议事件。二月二十五日,国民党军人在花莲县持枪强行佔用一辆巴士,司机愤而将巴士开离公路坠海。

许多学者都曾经研究过二二八事件发生的远因与近因,本文只是例举 1945 年以来被刊载在媒体上的冲突事件,这些冲突事件都是导致台湾人对「祖国」政权失望的原因。

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。原文标题:【被遗忘的历史】蛮横乱搞的佔领者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新闻

推荐阅读